汤姆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汤姆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黄蓉的秘密
黄蓉的秘密
时间:2019-10-27 12:15:58

最近的襄阳城似乎有点风声鹤唳,盛传蒙古大军又企图卷土重来,他们的先头部队似先抵达襄阳不远之处扎营,并且派遣探子混入城里刺探军情。城里的?言很多,民众皆道听途说,拼命抢购粮食,油盐等日用必需品。襄阳守城大将军急忙向郭靖和黄蓉求救,请求解决燃眉之危的良方。此时,黄蓉怀胎五个月,平时平坦的小腹已微微鼓起,不过无损她的天姿国色,反而多了一份成熟,娇媚诱人,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夺命风韵。「蓉儿,妳身怀六甲,大将军那边且让我及丐帮兄弟等人去就行了,妳在家好好休养吧,免得动了胎气,反而不美。」郭靖?柔地安抚爱妻,这傻小子人到中年也渐渐学会了如何哄哄妻子啦。「你们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同时,别忘了给我报个信。」黄蓉觉得夫婿的关心与体贴比什么都珍贵。自郭靖与丐帮众兄弟离开郭府后,黄蓉百无聊赖地在书房翻阅一些典籍来消磨时间。此时,忽闻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声,好像大武小武也参予其中。黄蓉拖着懒洋洋的娇躯前往查看个究竟,岂料,还未踏出书房门口,突然有阵冷风袭至,黄蓉随即退回书房,只见一个身形高大作书生打扮的青年闯了进来,还顺手把房门上锁,原来是蒙古王子霍都。「黄帮主,别来无恙吧?小王非常想念妳啊!」一脸邪笑的霍都色迷迷的瞪着千娇百媚的黄蓉。体态撩人身穿薄纱的黄蓉强作镇定,若在平时黄蓉的武功肯定比霍都高,但如今怀孕五个月,行动是大打折扣,而霍都又阴险诡诈、鬼计多端,今回非要打足十二分精神好好应付不可了。「你可知乱闯他人住宅是很不礼貌吗?难道那就是蒙古人的礼节?」黄蓉从容不迫地严厉质问他。「黄帮主,想不到不见多月你比前更艳丽成熟,尤如熟透的葡萄一般诱人垂涎不已!」霍都完全不理会黄蓉的斥责,反而越看黄蓉越是心痒难搔,真不愧是当今武林第一美女,即使怀了孕和发怒当中,还是如此美艳撩人,仍然让所有男人忍不住欲火沸腾,甘心为她举枪致敬!

聪明绝顶、心思慎密的黄蓉、见到霍都一双淫邪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各处打转,尤其那双饱满坚挺不坠的雪白玉乳、和突出的乳头、虽隔着身上的薄纱仍隐然若现、相当诱人。她两条修长、浑圆、弹力十足、线条优美悦目的美腿在薄纱覆盖下显得十分性感、热力四射。还有她成熟美艳的俏脸、全身细腻光滑如羊脂般的冰肌玉肤、胴体里散发开来的阵阵成熟女人体香、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吐出来的每个字、似乎都充满着性挑逗…黄蓉虽然已婚,郭芙亦十来岁了,被霍都这般直接而又赤裸裸的眼光看到浑身发烫,呼吸有些急速,胸前那对诱人的玉乳更上下起伏跌宕不己,她不禁双颊绯红,向霍都娇叱:「无耻野人、敢向本帮主如此无礼轻薄,简直不识抬举。接招吧!」话声方落,立即使出黄药师的落英掌向霍都身上攻去。霍都那敢怠慢,立即展开身形出招还击,而且每招皆攻向黄蓉身上各敏感部位,如:乳房、臀部、阴户、柳腰…等。同时,嘴巴更是毫不放过猛地大声挑逗、淫亵色情说话讲过不停:「啊,黄帮主,妳的玉乳可真弹力十足啊…唔,多诱人的美臀、又翘又浑圆…嗯,好修长的美腿…喔,黄帮主,妳性感的檀口喷出来的气息…唔,好香唷!…」黄蓉满脸红潮但又不断告诫着自己,千万别中计动了胎气,一面使出落英掌绝招来过速战速决。只见她杏眼圆睁,娇叱一声:「着!」玉掌已伸到霍都胸前、正要吐气发劲之际,突然见到霍都身上的长裤掉了下来,那根杀气腾腾的大肉棒硬绑绑地翘起向着自己,黄蓉简直被这景象吓呆了,动​​作就因此停顿了几秒钟。正所谓高手过招、往往就因为这么丁点时间的耽误而改写结果,今次也不例外。霍都似乎皆预估到有此结果,他一面迅速把自己的上衣脱去,一面用他赤裸强壮、胸毛满布的身体扎实地紧搂着黄蓉、并火速将她抱起紧靠压向墙上。事情的发生如电光火石般快,当黄蓉稍为定过神来时,她性感诱人、娇艳欲滴的红唇正被霍都饥渴辗转吸吮过不停,那种有异于郭靖的男人味浓浓地罩着她,还有他柔软的胸毛隔着薄纱亦能刺激到她敏感的乳头。虽然奋力挣扎,她全身简直动弹不得,还来不及紧咬贝齿之际、霍都又湿又粗糙的舌头已突围伸进她口里、全力追捕她香滑的丁香舌头,而且很快与她的香舌纠缠一起。黄蓉口腔里的香津玉露霍都饥渴地吸吮不休,如此般窒息式的拥吻、黄蓉有生以来尚属首次遇到,她很快就气息咻咻、娇喘浪啼,乏力挣扎,小嘴不住发出尽是惹人性欲沸腾:「唔…..唔…..唔….唔……!」之娇吟声。

霍都紧搂着黄蓉那香喷喷柔若无骨的胴体,以雷迅不及耳之手法强吻她性感的红唇,又成功突袭她口腔内,与她香舌纠缠不休,同时更尝尽她口腔里的玉津甘露…他知道黄蓉已逐渐失去抵抗能力,从她一双雪白藕臂由轻轻捶打他,至停止、软软垂下、到轻轻揽着他腰间…他知道今次会成功地享受到这位武林第一美女的胴体,甚至可以用精液灌满她百年难逢的美穴。想到这里、霍都显得异常兴奋高亢,他的湿吻让娇艳诱人的黄蓉领会到什么叫狂热的滋味。霍都遂趁她陷于迷惘时将她娇嫩肉体抱到宽大的书桌上,当然他贪婪的嘴唇亦寸步未离开过黄蓉吐气如兰的小嘴。黄蓉实在喘不过气来、拼命?摆皓首以摆脱他窒息式的湿吻,「唔唔……..唔唔……..」。当霍都松开她红唇之后,随即吻向她耳垂、细致的粉颈,他更用舌头舔她耳里的洞洞,登时令黄蓉全身发软,娇喘连连。霍都嘴里不住称赞着:「唔唔….好香的粉颈…唔唔…..好滑的肌肤……」他的手随即拉掉黄蓉身上的薄纱,高耸饱圆的双峰把她丝缎般的小背兜撑得饱满,霍都用牙齿松开了它。啊,两颗圆润、雪白、细腻、香喷喷、又坚挺的玉峰应声弹出,霍都一时间呆住了,真是世上难得的极品!他的手有点儿抖颤的抓住其中之一,再用发热的嘴唇吻住另外的浅红色乳头,他仔细品尝,又用手轻揉、细捏、使之变形…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黄蓉的一双骄人玉乳,他甚至用舌头在乳晕上打圈,用牙齿轻咬、慢磨她那突出变硬的乳头、他甚至狂妄的吸吮着黄蓉那对饱胀和突出变硬的乳头,阵阵乳香和乳液…

从来未尝试过这样子调情的黄蓉、一下子陷入情欲与道德上的煎熬当中,一方面她被吻被舔被轻咬得十分舒服,以致胯下蜜穴早已湿漉漉了;另一方面她深感对不起郭靖,除了自己丈夫外竟然让第二个男人享受着自己的胴体,而且还蜜汁淫液流过不停呢。时间随着彼此的喘息声中分秒溜走,霍都并不满足单单黄蓉雪白香滑的酥胸而已,当这对饱满圆润的乳房被吸吮到又挺胀又突出时(一对酥胸全沾满了霍都的口水),他的手开始在黄蓉的胴体上四处游走揉捏抚摸,它越过微鼓起的腹部,来到了那圣洁胀鼓鼓、被乌柔细长的毛发覆盖的阴户上,黄蓉那两片肥美娇嫩又湿漉漉的花瓣一开一阖地颤动,和喷着热气;中间那条粉红色的裂缝正渗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他仔细地用中指伸入那水汪汪而粉红色的裂缝,一阵子的轻刮搅弄,立即水花四溅沾满了手指,他细心放入嘴里品尝,扑鼻的女人肉香竟带着淡淡的甜味,原来黄药师自少即让黄蓉服用不少珍贵药物,以致她拥有异于常人的体质和天姿国色的花容月貌。霍都目睹俏黄蓉的蜜穴如此美绝诱人,忍不住埋首在她两腿之间伸出他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肥美的花瓣和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汹涌而出的花蜜,黄蓉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他满脸满嘴都是和也沾湿他脸上的毛发。他同时又把手指伸进阴道里去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肉芽…「啊…..你…….不能……碰…..那里…..唔唔……..」黄蓉那里经得起这般高超的性挑逗,已完全陷入情欲的深渊里,什么丈夫、女儿、家庭、道德完全抛绪脑后,她粉嫩的肌肤呈淡红色,曲线优美、柔若无骨的胴体正散发着如同春药般诱人的体香。霍都见到黄蓉如此般娇媚淫浪的美态,她身上诱人的肉香绕鼻而至,早让他欲火焚身,胯下之大肉棒早已胀硬如铁,于是,他二话不说,把黄蓉一双粉雕玉琢的美腿分开,用紫红色的大龟头先轻刮与撞击她粉红色裂缝裂及那小肉芽若干下,蜜汁淫液如缺堤潮水般浸湿了他整根肉棒,俏脸酡红的黄蓉轻轻低吟着:「不要….不要…..碰我那里………啊…………」她话声未完,霍都的大龟头猛然破穴而进、一时水花四溅、肉棒突入层层嫩肉的包围而直达花芯,顿时,他大部份肉棒即被圈圈嫩肉包围吸啜和紧箍,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他喘着气,不敢稍作移动,因为从他肉棒传遍全身的那种酥麻快感令他几乎要射了精,好不容易逮到良机享受这位名闻武林的美女的娇贵胴体,若就此弃甲曳兵可笑死全世界啦!

霍都连忙运气丹田守稳精关,一面用嘴盖上黄蓉那吐气如兰的檀口吸吮她口腔内的津液,也再度与她的丁香美舌纠缠着,两人的呼吸声也急速粗重起来。黄蓉娇嫩的蜜穴被霍都的大肉棒塞得饱胀,本来黄蓉可以运功把蜜穴裂缝锁窄,将他的肉棒拒于门外,但霍都的调情手法太过高明,也让初尝甜头的黄蓉措手不及,以致大肉棒能顺利插入一大截。此时,大龟头不断地轻刮挤压着花芯,令美得够艳丽的黄蓉酥酥麻麻至极点,美味可口的蜜汁淫水汹涌过不停,终于,这百年难得的美穴亦吞噬了霍都整根大肉棒。「啊…啊……….好长……….唔唔……..太深………了………..喔唔…….太重啦……….不要………啊啊………………」黄蓉忘形的浪叫声太过销魂蚀骨了,无形中也鼓励霍都更卖力更拼命去干。他耸动着臀部如狂风暴雨般挺进抽出,每次都掀动那两片肥美的花瓣,也?出阵阵香喷喷的蜜汁,沾湿了两个抖动而又吻合得天衣无?的性器官与毛发。赤裸的黄蓉雪白诱人的胴体正蒙上层薄汗,如春药般的体香似越来越浓郁,霍都干得性起,正想把黄蓉翻转过来趴在书桌上换过姿势试试,突然有人在敲书房的门。「师母,妳?什么吧?我们方便进来吗?」原来是大武小武在外面听到似乎有男女交欢之呻吟声传出,故敲门问个明白。

即时,黄蓉从性欲的深渊中初醒过来,但她却无可奈何、作不得主,又不想让徒弟见到自己被奸淫的狼狈样,只好清一清喉咙娇声答道:「我很好,你们不用进来,我正在休息喇。唔唔………」原来霍都吃定黄蓉不敢讲出真相,趁他们交谈之际已将黄蓉翻了身趴在宽大的书桌上,分开她的玉腿,让她雪白诱人、又浑圆?起的美臀抬起,再策动大肉棒沉重却?缓的抽插着那粉红色的美穴,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卜滋,卜滋,卜滋…」的两性器官的撞击声、再次令黄蓉用手掩着檀口免得销魂的叫床声惊动了门外的大武小武。哈,霍都这回可乐透了,他不但用他的大肉棒继续挑逗着黄蓉的情欲,还举起她一条曲线优美的玉腿,用舌头在黄蓉洁白细长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着直吻和舔舐上去。「呜呜…..唔唔………你…….放过………我吧……..啊啊…………痒死啦…………」美绝艳丽的黄蓉是最怕痒的,她忘形的扭着那冰肌玉肤般的胴体娇呻浪吟不己。她这么狂乱地抖动,更刺激霍都无穷无尽的性欲,他紧抓住黄蓉的雪臀,大肉棒抽插得更为落力「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之声清脆俐落地响起。

这时,门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师母,妳真的?什么吗?」黄蓉有气无力地答道:「我真的?事,如果你们师傅回来叫他进来一下。」「好的,师母。」跟着,?步声渐渐远去了。霍都听见了以为郭靖快要回来,赶忙将黄蓉仰?着,再把她那双诱人的美腿围在腰间,一面疯狂不停抽插那百操不厌的美穴,一面吻住她诱人的香唇饥渴吸吮。「唔唔……我要升天了……..啊啊……….呜呜……..」如哭泣又似欢乐的浪叫真的太销魂了,霍都加快的撞击着,疯狂忘形的抽动着沾满了淫液的大肉棒,大概有两百多下吧,突然传来黄蓉的一阵浪叫:「啊……要?了…………唔唔………..要升天啦……….啊……………」好一声长长的娇啼,销魂蚀骨的俏黄蓉一双玉腿伸向天上,纤细粉白的玉趾蠕曲僵直,蜜穴里的圈圈嫩肉不断紧箍吸啜着大龟头,一股炽热滚烫的阴精狂喷而出,将大龟头烫得异常舒服。霍都亦深知精关难守、低哼了几声,龟头上的马眼狂射出一波波炽热精液,约三十秒长,即时灌满了武林第一美娇女黄蓉的子宫深处,黄蓉被这一波波炽热精液烫得娇躯乱?、惋啭娇啼,似哭?泣、神情娇艳媚淫。他随即鼓起余勇,再闪电猛地抽插百来下才停下来。此时的黄蓉正沉迷在性高潮的余韵当中,胴体轻轻地抖着,俏脸上的神情娇艳淫媚、荡气回旋,十分诱人。霍都不想立即抽出肉棒,因为他感觉到黄蓉的子宫正与他的肉棒一吸一吐的相辅相成,因此,虽然激烈地大战过仍不觉疲累,他深深地迷恋上黄蓉了,他知道他会再回来享受这位武林第一美女那天使般的样貌、和魔鬼般的胴体,即使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

日子过得很快,这是黄蓉被霍都王子奸淫后的第十天了。几乎每个晚上黄蓉都作了不同的绮梦,男主角全是霍都。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以各式各样的姿势和方法同黄蓉做爱,真是算得上极尽缠绵风流。黄蓉每次皆尝遍性高潮而阴精喷过不绝之苦,从梦里惊醒过来时,往往胯下蜜穴必定湿得一塌胡涂,连床铺都湿了一大片。幸好郭靖军务繁忙,每日皆早出晚归,并无发现黄蓉的异样。这天早上黄蓉是在绮梦里娇呻浪吟的性高潮中醒来的。当她睁开眼睛时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守城副将李将军正站在床前、表情有点怪异地看着她。刚醒过来的黄蓉衣衫不整,如蝉衣纸薄的轻纱根本遮掩不了她那巧夺天工、鬼哭神泣、美得让所有男人欲火沸腾的胴体:她的酥胸半露,淡红色的乳头几乎全抖了出来,一对修长亳无半点瑕疵的光滑美腿全露在外、叫人忍不住要冲上前去吻过痛快、摸过够本。还有她那粉嫩雪白、浑圆微翘起的玉臀、那个男人见了阳具不迅速勃起才怪呢!至于她一身的冰肌雪肤和胴体散发出的成熟女人肉香,耐力不足者早就难忍其引诱、阳精射尽落荒而逃了!黄蓉胯下蜜穴湿得让人欲火沸腾,而且连床铺都有一大片是湿淋淋的…这些窘境全落入李副将眼里。黄蓉满脸酡红如喝醉了酒一般手足无措。李副将走到床边柔声问:「郭夫人,妳可好吧?末将有要事找郭大侠和夫人?报,不料把妳吵醒了,真不好意思。」话声未完、一双色迷迷的眼珠贪婪地在黄蓉全身上下流连忘返,显出一副唾涎欲滴的色狼相。未待黄蓉回答,他突然来个先斩后奏。只见他趋向前坐到黄蓉床边,一手轻拥她半裸的香肩,另一手轻摸她额头作探热状,口里假意问候关怀:「夫人是否受了风寒而玉体违和呢?」黄蓉正在支吾以对,不知如何启齿之际,李副将已有所行动了。

因他靠近美艳绝伦的黄蓉时,扑鼻而至全是她诱人肉欲的体香,他手触摸到的是细致滑腻、香喷喷又如羊脂般娇嫩的香肤,黄蓉稍急的呼吸形造了她胸前两个粉嫩雪白诱人的玉乳上下跌宕,还有,她吐气如兰的檀口喷出来的热气…他欲火狂升登时兽性大发,双手一紧把娇慵冶艳的黄蓉抱得喘不气来,然后对着她湿润香滑的红唇吻过正着。李副将侥幸得逞的吻着黄蓉气息芬芳的红唇,他如饥渴的沙漠游民喜获甘霖般狂吸猛吮黄蓉檀口里的甘露津液、啧啧之声彼起此落,而且呼吸变得急促粗重起来…对黄蓉来讲这一刻来得太突然了。当她仍在绮梦里的性高潮余韵当中,这男人竟然接续她绮梦中的性挑逗,亳无顾忌、铺天盖地的热吻她,浓烈的男人味让黄蓉迷惘起来,一时心痒难搔,她,闻名江湖的丐帮帮主,竟然使不出半分气力来抗拒,只有纤腰往上弯曲,玉臀?摆、修长粉嫩雪白的美腿伸得毕直猛蹬,红润小嘴发出诱人犯罪的娇啼:「唔唔……唔唔………唔唔……….。」

狂吻黄蓉香唇的李副将见到怀中美人如此美艳媚荡,他的手开始解掉黄蓉胴体上的薄纱,粗暴扯去那件有等于无的小内兜。黄蓉那对骄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不坠、雪白细腻的乳房欣然弹了出来,李副将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怔住了。不过,黄蓉胴体轻微的扭动让他悚然一惊重返现实。他的大手竟然不能全部掌握黄蓉细腻的玉乳,他珍惜仔细地抚摸、揉捏、打圈、挤压着天下男人皆爱之若狂的乳房;并且还用嘴和舌去吸吮又舔舐着那红滟滟的乳头,连淡淡的乳汁都吸了出来,他当然吸过痛快、品尝着世间千金难买的美艳尤物黄蓉的乳汁是何等一大乐事。黄蓉终于明白过来了,她企图奋力挣扎,希望能逃脱被奸淫。但,胴体被抚摸,乳房和乳头被吸吮、揉捏、带给黄蓉全身酥麻软绵绵的快感,即使想运功挣脱也力不从心了。「呜呜….不要…..这样……..啊…………!」

黄蓉一声浪啼,因为李副将已把头伏在她两腿之间狂吸她蜜穴汹涌而出的乳白色淫汁。同时,将粗糙的舌头当作阳具伸进那花瓣间粉红色的裂缝深处去,他的舌头即时被层层嫩肉包围吸吮。但,这人可真有点儿玩女人的本事,他的舌头竟能随意伸缩,或长或短,有时卷起成一小团,有时则左右摆弄,?且亦能伸直作类似阳具抽插之用。对黄蓉来说这又是一种新的尝试和挑衅。因为从来未有一个男人用舌头这样子的挑逗过她,喜好新奇玩意的她怎会不心猿意马呢?同时,却又让她很为难,黄蓉虽然贪玩,但偏偏是个遵守妇道、爱丈夫、疼女儿、爱家庭的传统女子。更何况她江湖地位崇高,人人屈指称赞的丐帮帮主呢!就在艳如桃李的俏黄蓉举棋不定、心中忐忑不安时,李副将已展开他毕生挑逗美艳女人的舌技。他先用那宽大粗糙的舌头去狂扫黄蓉粉红潮湿的两片花瓣,又对着她充血变硬的小肉芽用舌尖拍打、顶撞和打圈,跟着把舌头伸长几乎触及花芯,来一阵疯狂的深入浅出,插入抽出之际还前后左右不停打圈搅弄…「哗……!唔唔唔…………..!停止……………!啊……………呜呜…………………..!真要命……………!」

黄蓉完全失去了主动地位,因从胯下蜜穴传遍全身的那阵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简直击溃了她的理智。她大口大口气地呼吸着,胸前两个粉嫩雪白、饱满又膨胀的雪峰抖动得银光闪闪、乳香四溢。黄蓉两条粉嫩雪白的藕臂张开,纤细修长的青?玉指紧抓住两边床单。一双诱人、亳无半点赘肉的修长粉腿不停地伸直又张开,洁白似玉琢般的纤长?趾蠕曲僵直。欲火狂升的美艳尤物、丐帮帮主黄蓉此时正忘形地上下起伏挺动着撩人情欲的雪臀,似是去配合李副将的夺命舌耕,又像是催促她的对手赶紧加快动作,她需要更激烈更疯狂的插刺抠撞。「啊……..!要升……..天………啦………..!快……..快………..动………….!唔唔………..太深入………哦!呜呜………….不要………..再撩…………那里啦……………!啊…………………….!」全身赤裸、身裁雪白饱满、肌肤胜过羊脂般滑腻的?蓉、被李副将一手猛力搓揉狂捏着两颗香软柔腻、高耸不坠的玉乳和花生米般大的乳头,另一手则在她胴体每吋冰肌玉肤上留下印记。在她两腿之间、他全力狂插与揽旋摆弄黄蓉胯下那个正流着香喷喷蜜汁的夺命蜜穴。「啊…………..!我…………..不行了………………….!啊….呜……………..!」

黄蓉那销魂蚀骨的叫床声响遍整个房间。之后,只见她胴体弯曲成拱桥模样,雪臀猛烈地与李副将的口撞击、挤压和抖动,一股乳白色透明的炽热阴精喷射而出,溅得李副将一头一脸皆是,黄蓉这位成熟透的美艳尤物、胴体上浓浓的香气随即散布整个房间,李副将似是著魔一般忙于鲸饮狼吮这些玉露,不但把蜜穴涌出的蜜汁淫水舔得点滴不漏,还将溅在他脸上的照单全收。泄身后的黄蓉呼吸仍非常急促,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芬芳热气从性感的檀口呼出,胸前那雪白、饱美、膨胀、高耸入云的乳房正有规律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声起伏着,魔鬼般娇嫩雪白的胴体亦因性高潮的余韵而一下下抖动…李副将见此良机不可错过,赶紧清除身上所有衣衫,轻轻分开尚沉醉于性高潮余韵的黄蓉一双雪白诱人的美腿,一手拿着那根异于常人粗大的阳具,用那紫红色还喷着热气的大龟头,轻刮撩拨着黄蓉那两片肥美粉嫩又湿润的阴唇,和那浅红色的阴蒂。过了那么二十多秒而已,整个大龟头立即被黄蓉香喷喷、乳白色的淫液沾湿透。李副将拿着大龟头掀开了她两片滴着蜜汁的阴唇,即时感到小穴内传来一阵阵吸力,似是欢迎有贵容到访。

这么大的诱惑,多淫浪艳情的尤物,那是个百年不遇的美穴呵,李副将已忘了一切后果,耸动屁股,腰间一沉,巨炮似的阳具「滋………….」的一声破穴而入,小穴仅吞噬到一半罢了。「啊………………………………………..!」黄蓉一声娇吟,感到胯下蜜穴被一根烫滚炽热的东西插入,塞得胀鼓豉的。她如从梦游中清醒过来般,见到李副将正压在自己娇艳诱人的胴体上,一手在抚摸玉臀,另一手则揉捏那突起的阴蒂,蜜汁早已沾湿他的手指,而他正缓缓抽插自己的阴户,企图让全根阳具没入小穴里直达花芯…「唔唔…….唔唔……….!」小穴传来股难以抗拒的酥麻和快感,让黄蓉几乎要放弃抵抗,甘愿往情欲的深渊里跳。但,良知告诉她,她不是个淫荡的女人,她爱自己的丈夫,疼惜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江湖地位是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的!于是,被欲火冲击得差点崩溃的黄蓉、强忍着小穴被李副将的阳具抽插,大龟头肉冠上摩擦、刮撩所带来的快感,运起神功要将入侵蜜穴的阳具迫出去。而正在享受着奸淫武林第一美女黄蓉、抽插百年难得的宝穴的李副将、突然觉得美艳尤物黄蓉、又湿又紧箍的小穴里的吸吮力消失了,相反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正把自己的阳具迫出小穴。他偏不信邪,压股沉腰再用力狂插入小穴,但,奇怪了,阳具只进去半截后似遇到一道无形的墙,拉扯了一回又慢慢「自动」滑出小穴。李副将心有不甘,一试再试,结果仍是一样,他的阳具照样被拒于黄蓉那香喷喷、湿漉漉的宝穴外。这个阳具进进出出小穴的过程中,俏黄蓉亦抓到不少快感。

李副将粗壮的阳具每次插入黄蓉天生紧窄、易湿、多汁和敏感的阴道时,他那有如初生婴儿小拳头般大的龟头和龟头上的肉冠、刮弄与摩擦着黄蓉蜜穴里粉嫩的肉壁,那种酥麻软软的快感让她的淫水如缺堤般泛滥,两个性器官不停的交接造成「噗哧,噗哧,噗哧……..」之声传遍整个房间,天生敏感又性欲极强的俏黄蓉几乎又泄一次阴精!不过,黄蓉还是坚拒不让李副将粗壮的阳具迫近花芯,最多只到半截就立刻被「推」出小穴外。李副将怎么甘心已到口的美食飞走呢,何况黄蓉那粉红色的美穴实在是百年难得的呢,以后可不知能否有此机会享受?他开始明白,武功高深精博的美艳尤物其实并未完全被欲火冲昏理智,她似乎正暗地里运功抗拒。他到底是花丛老手,性爱专家,不想与胯下佳人针锋相对。于是,他把那坚硬如铁、冒着热气的大龟头退回蜜穴门口,不停撩拨摩擦着黄蓉那两片滴着花蜜的花瓣,与充血变硬的小肉芽,他那双粗糙硕大的手有规则的抚摸、揉捏、把玩着黄蓉那高耸、膨胀、滑腻、粉嫩的酥胸,和蒙上层薄汗的美艳胴体,还有那双修长粉嫩雪白亳无瑕疵的美腿,他更用嘴唇湿吻,用舌头仔细舔舐每吋肌肤,有时他甚至含着黄蓉每根晶莹剔透的?趾轮流一一吸吮过够本…「唔……….老………天!啊……………停止………….!不要再舔……….那里……………..!喔唔………..要到了………………….啊…………………………..!」正在运功抗拒的黄蓉、被一波波突然而来的酥麻舒适快感搅乱了心神,檀口不禁娇啼浪叫起来,撩人如粉雕玉琢般的胴体不由自主轻?摆动着,小穴狂涌而出的香喷喷花蜜已沾满了整根阳具,黄蓉特有的女肉香顿时扑面掩至,李副将的情欲更加高亢不已,再度强力试闯玉门关,「滋……………………..」的一声果然成功直达黄蓉那娇嫩惹人唾涎三尺的花芯!一圈圈、一层层粉嫩的肉壁包围、吸吮、紧紧箍住了整根阳具,尤其那大龟头被黄蓉的子宫口似婴儿吸奶般死死的吸住。李副将只有压在黄蓉那柔若无骨的香喷喷胴体上、大口气的喘着、动弹不得,否则从阳具传遍全身的那种酥麻快感会让他精关失守、一射如注的。

同时李副将见到黄蓉星眸半闭,红唇微张,性感的檀口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他待胯下肉棒已适应了小穴的吸吮后,迅速吻住了黄蓉的香唇,一面疯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同时,防止俏黄蓉运功抗拒、他抵压住花芯的阳具猛地狂力抽插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每一下都重重的击着花芯,「噗哧,噗哧,噗哧……………」的水声,与「啪啪,啪啪,啪啪………..」的两个肉体交媾声奇妙地形成了一曲交响乐章。「唔唔……太深了……………!啊……….轻………..轻………………些……..嘛!呜呜…………..要泄……….身…..了…………..!不………….行…………..啦……………!」成熟艳丽的武林第一美女黄蓉的销魂叫床声果然是世间一绝。她轻启檀口娇呻浪啼,粉臀猛烈?摆起伏,凶悍绝伦的大肉棒进进出出地撞击着蜜穴,香喷喷的淫液被一波波的带出小穴,水花四溅,沾湿了黄蓉的大腿内侧、雪臀和床铺,那根忙过不可开交的大肉棒亦变成水淋淋的肉柱,而且看似还威风八面哩。大家可能会问:为何黄蓉的销魂蚀骨叫床声响遍整个房间,外面却一点动?都?有?大武小武和郭芙究竟去了那儿?原来当李副将有要事求见黄蓉,因他又是熟客、可以直接到屋内找黄蓉时、无意在房外偷窥到黄蓉正在绮梦里与霍都进行热辣辣、抵死缠绵的性交。当时的黄蓉一双令男人不由自主阳具勃起的修长粉腿,浑圆饱满的玉臀、高挺不坠、弹力过人、柔腻滑润、雪白诱人的乳房全露了出来,并且还不断挺起臀部上下套动,乳白色的蜜汁清楚地自两片花瓣间的粉红色裂缝汹涌而出,黄蓉面部表情极其娇媚冶艳,性感小嘴不断浪啼哭叫,似是陷入至高的性欲高潮中…

老奸巨滑、性经验丰富的李副将知道机会到了,说不定今日就可一亲香泽,黄蓉的美色和艳丽成熟诱人的胴体是他一向梦寐以求的性对象。因此,他假意向大武小武和郭芙推荐一个新奇好玩的地方,还给他们银?花用,并且关照他们别急着回府,他与黄蓉有要事需要很长的时间去讨论…李副将的鬼话果然骗到了郭家三少年,他兴奋得几乎全身酥软、有轻飘飘的感觉。前事交代过后,再看看这时的黄蓉。她被李副将湿吻着红唇,丁香美舌也让他纠缠到快要断掉,檀口内的唾液被他吸吮过够;胸前两个玉乳亦被他力度适中的搓揉、捏抚过不亦乐乎,两颗似花生米般大的乳头更让他细捏、撩拨,又用嘴狂吸、用舌头舔舐、打圈,更用牙齿轻咬或拉长;胯下蜜穴却被李副将巨大的阳具猛烈狠狠冲刺撞击…啊,上中下三路合攻下,艳光四射、似熟透苹果般香甜的美艳尤物黄蓉早已忘了运功抗拒。她的一双雪白藕臂紧抓住李副将的腰围,两条美不胜收的玉腿张成M字型,浑圆的美臀挺得好高,又放下,再往上挺去…;小穴里的粉嫩肉壁正逐渐收缩紧箍着插进来的大肉棒…

李副将知道胯下的美艳尤物性高潮要到了,于是,他耸动着屁股疯狂猛抽猛插,尽管黄蓉娇啼连连,浪叫不已,他一面欣赏,同时更刺激他的英雄成就感。他挺入抽出的动作不但未见放缓,反而比前更快更狠更沉重,每一下都击中花芯…「啊……轻…..些…………!呜呜…….太深了…………!哦唔…………唔唔……….太………重……了………!不要……………我不………要…………..!啊……………………….!」

好一个艳如桃李、热情如火的尤物,黄蓉一声绕梁三日的娇吟浪叫,子宫口紧啜住插进来的大龟头,即时喷出一大股黏黏的、乳白色的炽熟阴精,完全浇到紫红色的大龟头上。黄蓉诱人的娇躯像八爪鱼般手?紧箍着李副将,玉臀上下起伏疯狂猛?过不停。即使李副将性爱技术高深,玩女人经验老到,但碰上武林第一美女,美艳娇嫩不可方物的黄蓉、经她美穴狂吸、玉臀猛?之下、阳精已守不住如火炮似的狂射「卜,卜,卜…………」点滴不漏地灌入黄蓉深奥的子宫深处。大龟头与子宫口紧紧的互吸互吻得天衣无缝。黄蓉的宝穴适时喷出股?柔滑润的液体,让大龟头浸淫其中得到调息,因此,射精后的阳具竟然能保持坚硬如铁的硬度,而无软化迹象,这为何要称黄蓉的宝穴是百年不遇的宝贝了!

又是一个闷热的晚上,屋外看来连半点儿风都?有。郭靖又带着丐帮众兄弟出外四处巡查?空回府休息了,因为近日盛传蒙古人的先头部队已扎营于襄阳附近,且不时派遣探子潜入城里刺探军情,或进行绑架、暗杀等勾当,帮助守城的江湖众侠士皆轻率不得。黄蓉有孕在身,郭靖爱妻心切不许她随行,怕的是动了胎气伤及腹中小生命。黄蓉当然尊重夫婿的意见留在府中休养,她百无聊赖的耽在书房看书。忽然,屋顶上似有夜行人走动的声音,黄蓉按兵不动假装?事发生。然而,却响起大武小武和郭芙的叱喝声:「屋顶上的鼠辈还不滚下来受死,堂堂有名的郭大侠府第你们都敢闯进来,真的是找死!」大武小武齐声在那里耀武扬威。果然,屋顶上跳下两名黑衣人。哎,他们相貌很相似,根本分不出来有何不一样。原来他们是蒙古人辛苦请来的高手:拔拉都,拔拉曼兄弟。他们练成了像铁布衫刀枪不入的硬功。他们兄弟两人,哥哥拔拉都天生好色,这次肯答应出山是因为贪慕武林第一美女黄蓉的美艳娇媚、天姿国色而来的;弟弟拔拉曼则爱财如命,蒙古人当然也让他称心满意啦。今夜,拔拉都实在欲火缠身,忍不住要夜探郭府,希望会一会自己的性爱对象黄蓉,最好能一亲香泽了却心愿。眼前只有三个乳臭未干的少年,不禁有些失望。拔拉都冷冷瞄他们一下说:「闻名江湖的郭大侠府第怎么只有你们三个乳臭未干的在守夜呢?」「当然不是啦。还有我妈、名震江湖的丐帮帮主黄蓉!」郭芙不甘示弱,连自己的底细全盘抖了出来。拔拉都听闻黄蓉也在府?,不禁眼睛发亮喜形于色了。再细看眼前的美少女,果然长得不俗,瓜子俏脸,身裁已现出曲线、凹凸有致,胸前两颗玉乳惹人唾涎,一双长腿毕直浑圆,将来必定是另外一个美艳尤物,唔,现在已惹人遐思了。

郭芙见他双眼瞪着自己全身上下打转,口中不发一言,却是满脸淫笑,不由得怒火中烧,手中长剑即时向他身上刺去,娇叱一声:「淫贼,你无耻,看剑。」眼看剑快要刺到他了,但,奇怪的是,他仍纹风不动,脸上笑容不改。终于,郭芙娇声喊道:「着!」郭芙的长剑竟然像刺到了铁板上一样,而且还「黏」在那里,任凭她费尽吃奶之力也拔不出来。郭芙的俏脸顿时哭笑不得、究竟是否放手弃剑、抑或继续硬撑下去了?大武小武适时出声替她解围:「芙妹,妳且让开,我们来教训教训他们。」话声未完,两把长剑齐齐攻向拔拉都。?立一旁的拔拉曼突然似鬼魅般出手了,只见他双臂一卷,完全视长剑为无物,轻易地把这两把青钢剑抄到手中,再用力一绞,长剑顿成碎片跌落地面。与此同时,郭芙正想弃剑往后退之际,突然有股力量拉扯她向前冲,想控制一下自己的身体都不成功,结果就裁到拔拉都的怀抱中。当拔拉都拥抱着郭芙软滑细腻的娇躯时,一阵阵少女的幽香迎面掩至,郭芙娇媚的喘息,鼓鼓的酥胸不停的起伏…这一切让拔拉都欲火沸腾。他二话不说用嘴唇吻住了郭芙微张的红唇。「唔唔……唔唔……..唔唔…………………..!」

郭芙一阵娇吟,令拔拉都更加火上加油。他饥渴的辗转狂吻郭芙娇嫩的红唇,舌头亦成功地伸入她檀口内肆意四处乱舔,双手在郭芙凹凸有致、香滑细腻的娇躯上乱揉捏摸,已勃起的阳具不停的向她股间挤压顶撞着。平日郭芙也曾被大武小武兄弟拥吻抚摸过(因她认为将来必定会嫁给其中一人之故),甚至有一次大武舔过她粉嫩的阴户,还记得当时郭芙泄了两次阴精,大武趁她浑身酥软时用阳具插入她处女嫩穴,在龟头触及处女膜时、她猛然推开了他,后经他苦苦哀求和甜言相哄下,郭芙只准许他的阳具在小穴里插入一小截抽插,在阴户外射精…郭芙被拔拉都浓烈的男人气味、粗犷霸道的湿吻、放荡不羁的舌头在口腔里搅弄和抚摸、已全身酥麻舒软倒在他怀里娇吟浪啼不已,根本亳无反抗之力。再说大武小武两人手中的长剑丢掉后,还来不及逃走已被拔拉曼点了穴道,双双昏倒地上。而拔拉都把郭芙吻得气咻咻,娇躯乱颤。郭芙胴体上慢慢散发一阵阵少女体香,令他食指大动。他一面疯狂湿吻她,一面把手伸入她衣内去搓揉捏摸那对娇嫩香滑的乳房,真是入手酥滑细腻,又用手指轻搓细捏那两颗变硬突起的乳头。同时另一手撕掉郭芙近阴户的那一片衣裳,细致撩拨覆盖在饱满阴户上的疏稀毛发,两片娇嫩的花办已沾有花蜜。拔拉都用食指轻刮花办间粉红色裂缝几下,再把沾满蜜汁的手指放入口里细细品尝。「唔………,果然不愧是黄蓉之女儿,连小穴里的花蜜也带着淡淡的甜味(原来江湖上盛传,武林第一美女黄蓉阴户溢出的蜜汁是香甜可口的)!」他欲火难忍,遂把软滑细腻又昏沉乏力的郭芙轻轻放下,双手撕掉她上衣好方便搓揉把玩那对玉乳,再埋头伏在郭芙大腿之间,贪婪地舔舐、吸吮、嗅闻她处女嫩穴。他粗糙舌头所到之处尽是水花四溢,但他一滴不漏地舔过干净,且不时响起「啧,啧,啧,啧…….」之悦耳声。郭芙尚未完全失去知觉,拔拉都的湿吻她粉嫩香穴,抚摸她鼓起坚挺的玉乳和细捏那突起的乳头…她都感觉到,而且还因此燃起她体内的性欲,但,她亦感到很羞耻、很怒不可遏,因为堂堂的郭家大小姐竟被这?一个陌生人肆无忌惮的淫辱…拔拉都吸吮、舔舐郭芙的处女嫩穴到乳白色的淫液汹涌而出,喷得他满嘴皆是,这并不能满足他的性欲。接着,他拿出那根特大号的阳具、用龟头去刮弄、撩拨、打圈和挤压郭芙那湿得一塌胡涂的粉红色裂缝…「唔唔………别碰我………..那里………………!啊……………….!」郭芙娇啼轻叫、粘腻腻的呻吟。

这时拔拉都整个龟头已被郭芙的淫液沾湿了,他沉腰耸股一插,大龟头只掀开两片花办顶进一小截罢了,小穴已胀得鼓鼓的,蜜汁逐渐从两个性器官吻合之隙缝渗出,滴到郭芙股间和大腿?侧。拔拉都整个大龟头即被圈圈嫩肉吞噬和吸吮,那种阵阵酥麻软软柔腻的快感飞快走遍全身,更挑起他无穷无尽的熊熊欲火。于是,他正想运气沉腰直冲入小穴花芯之际,身后传来一声娇喝:「慢着!等一等!」拔拉都感到阵阵美艳成熟女人特有的肉香从身后扑面而来,他插在郭芙娇嫩的粉红色小穴里那小截的大肉棒竟然被感染到变得粗长起来。慢慢走到他面前来的是一位遍体生香、莲步姗姗、面貌风华绝代、虽腹部微微鼓起、但仍不减她身裁高挑、冰肌肉肤、顾盼生姿、冶艳娇媚的美艳妇人。拔拉都顿时被眼前这位风姿婥妁、举手投足皆充满性挑衅、与散发着诱人性欲、体香独特的美艳尤物迷住了。他怔了几秒钟,即被这位丽人娇滴滴的声音拉回现实。「你可否将小女和拙徒放走呢?」黄蓉香唇轻启,檀口吐出如出谷黄莺般的悦耳娇吟声来。拔拉都甚至嗅闻到黄蓉檀口喷出吐气如兰的热气,定了一下神,炽热的眼神紧盯着黄蓉那仙女般的胴体,一字一字清楚地答道:「既然美人提出我一定照做,但,我要妳的身体去代替妳女儿,一个换一个,如何?」「你太过份,太放肆了……!」黄蓉气得浑身颤抖,俏脸蒙上层绯?煞是另有一番风韵。

拔拉都见计谋得逞,赶紧向黄蓉施加压力。他的手继续搓揉细捏着郭芙的美乳,用嘴狂啜她突出的乳头,胯下耸动臀部轻轻抽插郭芙紧?多汁的处女圣穴,阳具又深入少许…郭芙动情的发出声声娇啼:「唔唔………不要………….,太大………………啊………….好重…………………!」娇媚冶艳的黄蓉即时被吓呆了,她再走前两步娇叱:「且慢,你………有事可再作商量,先把小女放下吧。」黄蓉讲到最后两句时声音娇柔,似有妥协之意,而且,她娇靥酡红,春意撩人。?拉都已隐隐闻到自黄蓉丰盈娇媚冶艳、诱人性欲高涨的胴体传过来的成熟美艳尤物的香气,他如服春药般抓住郭芙的香臀连连抽插,郭芙登时娇啼不已,两条美腿紧夹着他腰围,玉臀上下起伏套动,淫水再度一波波溅出…黄蓉见此情?就不顾一切扑向拔拉都,口中娇呼:「快放开我女儿……..」话声未完,她诱人、粉嫩香滑的胴体竟被?拉都搂抱个正着,而且,拔拉都气咻咻的嘴唇、亦成功吻住了黄蓉那娇艳欲滴的性感红唇,并且用膝头分开她玉腿,将那根沾满了郭芙香滑蜜汁的阳具隔着薄纱顶进了黄蓉已沾湿的阴户口,还企图破穴直插入花芯呢。

另外,他饥渴地疯狂吸吮黄蓉的香唇,粗糙湿长的舌头已敲开她洁白的贝齿,突入她香滑的口腔中追捕她的丁香舌头。当然,在黄蓉娇啼轻呼「唔唔………唔唔……….」几声后,她那湿滑甜美的舌头亦被他的舌头吸吮过正着,还紧紧纠缠不休。黄蓉吐气如兰的檀口中的甘美唾液,?拉都吸吮得津津有味,如同快渴死的人喜获甘霖般饥渴地疯狂吸啜。不一会,俏艳娇媚的黄蓉己娇啼不休,她鼻翼嗡动,气息咻咻,媚眸半闭,檀口四处都沾满?拉都的口水,娇躯娇慵乏力,软倒在他怀里。「唔唔……..放开………我,快………放开我…………!不要………在………这儿………….!」娇慵诱人的黄蓉好不容易挣脱他的湿吻,喘着气咻咻的说。?拉都用嘴唇占据了黄蓉娇嫩雪白的粉颈,又用舌头仔细舔舐,如:颈,耳垂,耳孔,逐渐向胸前吻去。胯下的阳具虽隔着薄纱,他仍觉蜜穴里紧箍住大龟头的肉壁正在收缩和吸啜着,令好色如命的?拉都爽到极点,忘了身处何方,只知拼命耸动臀部疯狂猛插、抽出、又全力顶入……..「啊………………..!……………要……………….!不要……………在这儿……………………….!」表情淫浪艳媚的黄蓉猛?螓首轻叫。

原来在?拉都狂力勇猛的冲刺下,隔着阳具的薄纱被冲破了缺口,大龟头竟然直接顶入黄蓉娇嫩香气咻咻的粉穴直达花芯。顿时龟头上的肉冠刮弄着娇嫩粉红色的肉壁,带给双方阵阵难以形容的酥麻软滑的快感。拔拉都索性将黄蓉抱起来,把她那双雪白修长粉腿围在腰间,这样插在小穴里的阳具可以钻入得更深更深,他全面狂抽劲插,臀部如打鼓般疯狂耸动,不断被掀开的两片花瓣带出如缺堤般的蜜汁淫液,溅湿了两个正在交媾的性器官,也让娇艳诱人的黄蓉娇媚的胴体狂抖,浑圆美臀不停上下起伏,或?摆旋磨,或挤压撞击,似是化解他?莽的入侵…「卜滋,卜滋,卜滋………」的抽水声,清脆俐落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两个肉体相碰响声,皆惹人遐思,连那只会贪财的拔拉曼也动容起来。另一方面拔拉都一手紧搂着她腰围,另一手扯开她胸前薄纱,去搓、摸、揉、捏那双雪白饱满又膨胀坚挺不坠的乳房,同时更用嘴去狂吸猛啜着她香滑细腻突起的乳头,品尝着黄蓉娇嫩乳头泌出甜丝丝的奶汁,又用舌头在乳晕上打圈,用牙齿轻咬或拉扯那浅红色花生米般大的乳头…「呜呜………..不…………要………..,喔啊………….不要………………在这儿…………………!唔唔………..轻……………..点…………………..!要…………到……………….了……………….!呜呜呜………………………..!」

表情充满性诱惑与冶艳的黄蓉、红唇吐出尽是销魂蚀骨的叫床声。她香滑细腻的胴体狂抖动得如鱼落在沙滩上,微翘浑圆的雪臀猛烈地吞吐着拔拉都那根巨大的肉棒,乳白色的蜜汁淫水涌出,黄蓉独有的肉香浓郁芬芳,令拔拉都有置身于性欲的云端上不知身在何方之感!拔拉都以为怀里的美艳尤物已被他高超的性爱技术、粗壮巨大的肉棒控制住,那可大错特错了!拔拉都完全不理会黄蓉不要在这儿交媾的要求,只顾着追寻官感上的刺激,和享受黄蓉娇嫩惹人遐思的雪白胴体。他近乎疯狂的抽刺进出那天生狭紧、娇嫩多汁的美穴,忘形的鲸啜她乳头上的奶汁,与把玩揉捏那双高耸膨胀似上满气体的玉乳,耳边围绕着黄蓉的娇啼轻喘声,和檀口喷出甜腻腻的热气…就在拔拉都进入忘我之际,每一次进出黄蓉蜜穴、每一下皆击中娇嫩花芯的肉棒突然被一种无形的气体迫离阴道,本来搂着他脖子的纤纤玉手竟重重的击中他脑袋,怀中娇慵柔若无骨、容易挑起男人性欲的胴体亦趁他痛苦分神而挣脱开去。幸好他练的是铁布衫硬功,脑袋受了黄蓉猛地一击,只觉头昏了几秒钟而已,并无大碍。他定过神后,大声吩咐拔拉曼替他护法,随即追随着黄蓉身后进入了房间。拔拉都立刻关上房门,见到艳丽性感的黄蓉俏生生的站着那里。他如饿狼扑兔般扑向她,双手直伸到胸前摸去,好一个黄蓉待他的手快沾到自己时,即施展出沾衣十八跌招数,把他摔到东倒西歪。拔拉都一试再试,还是被摔到七晕八素,连黄蓉衣边也沾不上。

下一篇:女将